首页 男生 家庭乱论 偷媳

第三章 沉沦

偷媳 小浩 6429 2019-07-23 21:02

  还有两天何飞就要回来了。老何心中有些失落,他很渴望再次拥有儿媳的肉体,但他知道他已经没机会了,现在的儿媳很警惕,穿著也不暴露了,而晚上卧室的门也是反锁著,让老何心痒痒却无从下手,孤男寡女而又有个如花似玉的尤物儿媳生活在同一个屋簷下,只要是男人下面能抬头的都忍受不了。虽然老何和儿媳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但是老何不敢越雷池一步了。

  半夜,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伴随著电闪雷鸣。嚓一声惊雷把老何惊醒了,这时候电突然停了,眼前漆黑一片,老何摸索著拿出手电筒,去上厕所,回来时经过客厅,却发现有一道黑影,吓了老何一跳。

  「谁?」老何拿著手电筒照了过去。

  「爸,是…是我。」耳边传来儿媳颤抖的声音,只见儿媳穿著一件透明性感睡衣,抱膝蹲坐在沙发下面。

  「你怎麼呆在这裡。」老何走过去奇怪的问。

  「怕,我怕黑。」雨婷牙齿在打架。

  老何坐在儿媳旁边,温和的说,「乖,别怕,爸在你身边呢。」说著,手轻轻的搭在儿媳肩上,雨婷由於害怕,倒也没有注意。

  突然,又是轰隆一声,惊的雨婷一声尖叫,反身抱住老何,头埋在胸膛裡,身子不停的颤抖。老何也是被吓了一个激灵。但随之就是一阵狂喜,真是天助我也,老何紧紧的把温香软玉的儿媳抱在怀裡,右手抚摸著儿媳的秀髮,安慰道,「别怕别怕,有爸在呢。」

  隔了好一会儿,雨婷的心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公公的怀抱好有安全感,这是雨婷惊魂未定的想法,她暂时还不想推开这个怀抱。这时,雨婷突然感觉小腹下面有个东西在慢慢变大,最后像棍子似的顶在她的小腹上,怪不舒服的,她挪了挪身子,想避开,老何却是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那股想把儿媳压在身下的衝动,刚才儿媳的蠕动差点把他的热血引发。

  雨婷这时才想起那是什麼东西,不禁羞得满脸通红,只是因為黑暗中看不到罢了。雨婷挣扎著想要起来,不料小手却按在一块坚挺上面,感觉那坚挺的巨大和火热,小手还下意识的捏了捏,那巨物却更涨大了好几分。

  老何却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撩拨,低吼一声,猛的把儿媳扑在身下,大嘴吻住那甜美的小嘴,右手从下面探入裙内,从大腿,到臀部,再来到那神秘的地带,手指灵活的在幽谷外徘徊。

  雨婷被公公这麼一推,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张嘴履盖住她,让她只能发生唔唔的声音。老何的手指撩开儿媳的内裤,感受到那肥美阴唇的湿度,摩擦了几下就探了进去。雨婷身子一抖,不禁软了下去,像雨婷这种年轻少妇怎能抵挡老何这情场老手,几下就把雨婷给搞得意乱情迷了。

  老何来到儿媳饱满的胸前,儿媳没穿胸罩,两个突起的乳头若隐若现。隔著薄薄的睡衣亲吻那高耸的乳房,右手感觉到儿媳的幽谷已经是犯滥成灾,才退了出来,顺手把那小内裤给拉了下来。老何觉得时机到了,他再不把肉棒插进儿媳的小穴的话,会爆炸的。

  他起了身,脱下衣裤,这时候灯亮了,电来了,雨婷朦朧的眼神被耀眼的灯光刺了一下,渐渐清醒过来,看到眼前赤身裸体的公公,不禁「啊」的一声,急忙退开几步,左手撑在地上,右手紧紧扯住微露的胸襟。惊恐道,「爸,你想干什麼?你,你别过来。」

  看到公公挺著那巨物淫笑的走过来,雨婷的脸刷的一下子白了,她知道再不跑的话恶梦又会再降临在自己身上。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爬了起来,向自己的卧室跑去。她快,老何更快。几步追上奔跑的儿媳,一举抱起儿媳,向儿子的卧室走去,雨婷不停的拍打老何的身体,双腿直蹬,惊恐道,「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老何不管不问,走进卧室,把儿媳往床上丢了下去,把雨婷摔得晕头转向,睡裙都卷到腰上去,露出圆润挺翘的肉臀和粉色的幽谷,幽谷上还有几滴水露。

  雨婷挣扎的想爬起来,老何略肥的身体已经压在儿媳身上,坚硬的肉棒在臀部的缝隙摩擦。雨婷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她双手死命顶在老何的胸膛,双腿夹得紧紧的,摇著头对公公哀求道,「爸,你放过我吧,我是你的儿媳啊,我们这是乱伦,会遭雷劈的,我们就到此為止吧。」

  老何已经色欲攻心了,他淫笑著说,「我的好儿媳,你好美,爸好喜欢你,你就再给爸一次吧,反正我们都已经做过了,也不在乎多一次。来,把腿张开,让爸好好疼疼你。」

  雨婷只是死命的坚守自己的防线,不让老何得逞。老何怒了,他抓住儿媳的胸襟,刺喇一声,雨婷身上的睡裙被老何撕成两半,一具白裡透红玲瓏有致的身材出现在老何眼前,那两个硕大的白花花的雪球上,两个粉红的乳头随风颤巍巍的挺立著,随著雨婷的呼吸而抖动。

  雨婷啊的一声,双手遮住自己的双峰。夹紧的双腿却略微张开了一下,老何抓住这个机会,一条腿挤进了儿媳的双腿之间,屁股压住儿媳的右腿,再抬起儿媳的左腿架在自己肩上,勃起的肉棒在神秘的肉蚌上摩擦。雨婷又急又羞又慌,因為她感觉到公公的凶器已经顶在她的阴唇上。雨婷急忙一手护著胸脯。一手摀住芳草地,护住窄窄的肉缝。

  老何伏上了儿媳的身体,用发胖的胸膛挤压、摩擦著儿媳娇嫩的乳肉,肥大的屁股不停地挺动,好像是用自己已经坚硬的下身在儿媳胯间嫩处顶弄,寻找入口……

  雨婷一边左右摇首躲避著公公的索吻,一边难耐地扭动著身躯——大概是想摆脱公公在自己身上敏感处的侵扰吧,雪白的双腿被公公的身体分开后就再也夹不拢了……雨婷的求饶声变得更像呻吟声了——「别……别……不要…… 哼…爸…求你……别……」

  在公公的屁股下沉之际,雨婷发出几声惊惶而短促的求饶:「不要!求你!…. 爸!不要…哦!——」

  老何屁股狠狠地一沉,「噗赤!~」一声,伴著他自己「啊!——」的一声闷呼,下身彻底进入了儿媳的身体……!

  「不要~~啊~」雨婷仰起脖子张著小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双腿微微抖了几下,原本象徵性推拒著这个老色狼身体的双手也彻底放鬆摊在床上了,眼睛一闭,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老何一脸淫笑,一把抄起了儿媳圆润的腿弯,把雨婷的双腿架在他肩上,每一记插入两人的下体都猛然相撞,每次都用力把肉棒一顶到底,又迫不及待地往外抽,再刺进去,再往外抽,一次又一次的衝击,发出越发响亮快速的「啪!~啪!~」声。

  「啊……唔……啊……」渐渐的,声声喘息不断从雨婷口中吐出,雨婷的身体被撞击得 前后摇摆。听到自己淫荡的叫声,雨婷羞得无地自容,為自己经受不住情欲的挑逗而羞愧。

  可是随著公公迅猛刚劲的抽动,下体传来阵阵恼人的快感又马上使雨婷迷失於这令人销魂的肉欲享受中。雨婷羞涩难堪,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老何嘿嘿笑著,不停地耸动自己下身,下面不停地迴响著啪啪的水声,听声音就知道雨婷的下身就像被打桩机打洞似的开发著。

  雨婷迷离的瞟了一眼两人的交接之处,每一次 肉棒拔出,都会带出一滩粘稠的黏液,那粉红的下体已经水水的一片,煞是淫糜。老何放慢了速度,轻拔慢插,低头仔细地盯著这水滋滋的景象。

  「嗯」一声,肉棒深深地顶到了儿媳敏感的花心裡,那对圆球一蹦一跳的,毛茸茸之处,在夜色中显得那麼丰满诱人。老何一边欣赏儿媳的羞样,一边紧紧按著儿媳的圆臀,突然下身猛地用力。

  「啪」一声,「哦~~~」

  两人不约而同地高呼起来,酣快淋漓犹如久旱逢雨。

  老何一手按著圆臀,一手不停地揉著那对圆乳,一边起起落落地运动起来,「啪」「啪」「啪」。

  「啊~~~啊啊~~~~~~」雨婷秀髮飞舞,柳腰狂摆,完全已经忘了被自己公公姦淫的屈辱。

  老何抓著儿媳的两条腿,压到的儿媳饱满的胸前,肉棒缓缓拔出,插入。一浪接一浪不间断地猛烈抽插,淫水因湿了被縟。雨婷两手紧攥著床单,双眼朦朧,小嘴大大地张著,喘息著。

  突然,雨婷全身泛起了粉红色的光泽,浑身抽搐,粉嫩的小脚趾绷得直直,阴道内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吸吮著老何的肉棒,一股股花蜜喷涌而出,把臀下的床单都打湿了,整个房间瀰漫著糜緋的味道。

  那电流般的快感一遍又一遍的衝击著雨婷,终於,雨婷身体一软,晕了过去。老何毫不客气「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几十下,突然狂乱地抽搐了一下,「噗嗤」激射,直到浓浓的白浆一滴不剩地灌进了儿媳的体内,他才心满意足的地瘫倒在儿媳的身上沉沉睡去…

  雨过天晴,早上的空气显得特别清新。

  雨婷幽幽的醒了过来,老何很早就起床离开了。雨婷双眼呆呆盯著天花板,下体的痠痛提醒著她昨晚的疯狂,如走马观灯般歷歷在目,公公的粗暴,那个比丈夫还要大的肉棒,那无比的快感,雨婷突然觉得自己好淫荡,為什麼会这样呢,面对著公公的凌辱,我居然有了快感,还沉浸其中,难道我真的是淫荡的女人吗?

  雨婷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玲瓏有致的躯体佈满吻痕,乌黑的阴毛上的斑斑点点,提醒著她,那是她公公的杰作,对於公公,雨婷不知道是该恨还是什麼的,总之就是说不清道不明了。公公带给她的快乐是丈夫的十倍。或许是因為禁忌,所以才刺激。

  雨婷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个问题让雨婷的脸色变白了,那就是被公公凌辱的时候,公公没有带套,都是直接射在裡面,如果不小心有了,那怎麼办?那我生的孩子叫公公是叫爷爷还是叫爸爸,叫何飞是喊爸爸还是喊哥哥。雨婷慌了,她马上起床,梳洗完毕后跑去药店买了避孕药服下。

  老何买菜回来的时候,雨婷已经在沙发上看电视了,今天儿媳穿著让老何的裤襠隆起来一大陀,薄若蝉衣的开胸衬衫下,粉红色的文胸清晰可见,下面穿著一条紧身牛仔短裙,雪白修长的大腿上是一双性感无比的黑丝袜,黑白相间。

  雨婷也发现了老何的异样,脸微微红了一下。白了老何一眼,别过头去假装没看见。老何不客气的坐在儿媳旁边,右手爱不释手的在儿媳大腿上抚摸,当老何想伸进裙内的时候,雨婷拍了一下老何的手说,「老家伙,你别得寸进尺了。」雨婷对老何已经不怎麼尊敬了。

  老何乾笑道,「摸几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你全身上下我都熟得不能再熟了。」

  「你,你这个扒灰的老混蛋。」雨婷恼羞道。

  老何猛的搂住儿媳的小蛮腰,双唇吻住儿媳的小嘴,双手在儿媳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乱摸,直把雨婷吻得喘不过气来才罢休,老何欲火焚身的在儿媳耳边道,「既然扒灰了,那再扒一次又有何妨呢。」

  听得雨婷耳朵都红了,她推开老何道,「老家伙,你别太过份了,大白天像什麼样。」

  老何又贴了上去,轻声说:「阿飞明天就要回来了,好儿媳,我好喜欢你,你就给我一次吧,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求你了。给我最后一次好吗?」

  雨婷神情复杂的看著眼前落莫的公公。最后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们就疯狂一次吧,希望这次為我们这段孽缘划上句号吧。」

  老何搂著儿媳,缓缓的倒在沙发上。一件衬衫掉在地上,一条裙子飞了出去,撕拉一声,小小的内裤成了碎布条。两声满足的低吼,衝锋,再衝锋,防守,再防守。两具一老一少的肉体,在沙发上演绎这动物间最原始的欲望。

  铃,铃,铃,沙发边上电话声突然想起,惊醒了两个沉浸在无边欲海的人儿。雨婷跪趴在沙发上,双手支撑著,丰满的屁股微翘著,充满弹性的屁股最中央,一根粗大的肉棒,沾满了透明液体,正在粉嫩的肉瓣中进进出出,秀丽的头髮垂在胸前,和两个白嫩的肉峰前后抖动著。

  雨婷转过头,对老何艰难的道,「哦,爸…你…你接下电话,哦,用力,啊…啊。」

  老何跪坐在儿媳身后,双手紧紧捏住儿媳的臀瓣,不停的撞击著,发生啪啪的水声。那臀瓣被老何衝击得都成了粉红色。他兴奋的道,「别,别管它,我们继续。」说完,两手绕过背部,各抓起一个肉球,不停的揉捏,那坚挺饱满的肉峰在老何的手上不停的变化成各种形状。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停了,但不多久又响了起来,气的老何直想把它给拆掉。

  雨婷担心的说,「爸,可能是阿飞打来的,我,我去接一下。」

  老何只得无奈的拔出肉棒,只听「…」的一声,肉棒带著一丝淫液溜了出来。空气中瀰漫著性器的气味。下。」

  雨婷爬到沙发边上接起了电话,果然是何飞打来的电话。下。」

  「老婆,怎麼这麼久没接电话啊。」下。」

  「哦,我,我在外面浇花,所以没听到。」雨婷有些心虚道。」

  这时老何挺著凶器又贴了上来,对準儿媳背后的嫩穴插了进去,雨婷不禁「啊」了一声,何飞在电话那头急忙问,「老婆,怎麼啦?」

  「没…没事,刚才看到一隻蟑螂。吓了我一跳。」

  这时老何已经淫笑的在儿媳的肉洞裡抽抽插插,性交的快感让雨婷说话都有些抖颤。雨婷转过头来瞪了老何一眼,示意他停一下。但老何却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尤其是儿子和儿媳在通电话,自己却在儿媳的身上驰骋,这种禁忌的刺激,让老何的肉棒更加粗涨。

  这时,何飞问,「爸呢?在干嘛?」

  雨婷脱口而出,「他在干你…」老婆两个字还没出,就被背后的老何马上抢了过去。雨婷对著老何得意的笑笑,老何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胯间肉棒一发力,狠狠的刺入儿媳的体内,「嗯…」雨婷双手对著沙发坐垫猛的一攥。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声。老何这才满意的对电话的儿子说,「阿飞啊,刚才我在钢泥(干你)店遇到一位熟人,就在那裡坐了一下。刚回来呢。」

  「哦,原来是这样。」何飞道。但心裡却感觉怪怪的,却又不知道怪在哪裡。

  这时老何把电话给了儿媳,让他们两口子卿卿我我去,而老何就在儿媳身上卿卿我我。雨婷接过电话说,「老公,什麼时候回来啊。」

  何飞神秘的说,「要回来啦,至於时间嘛,保密哦,到时候给你个惊喜,呵呵。」

  「不嘛,你说嘛。」雨婷撒娇道。

  何飞呵呵一笑,说,「你就好好照顾爸,等我回来给你个惊喜吧。拜拜。」

  何飞就掛上了电话,雨婷听著电话传来的都都声,小声的骂道,「照顾好你爸,我都把你爸给照顾到床上去了。现在你爸就骑在我身上,这下你满意了吧。」「啪」的一声掛上了电话。

  老何笑眯眯的说,「好儿媳,生气啦?来,爸给你消消火。」说完,老何又大力的抽插起来,呻吟声又断断续续的从雨婷的小嘴发出,突然,雨婷想到了一个问题,转过头对老何道,「老扒灰,你怎麼不带避孕套,我怕怀孕呢。」

  老何愣了一下,嘿嘿的笑道,「怀孕就怀孕啊,怕啥。」

  雨婷气道,「那以后出世的孩子是喊你爷爷还是喊你爸爸啊。」

  老何又用力的挺了几下,沉默了一下,才说,「阿飞,其实不是我的孩子,他是我领养的。」

  雨婷震惊了一下。

  原来老何逝去的老婆不能生育,所以只能在医院领养了一个弃儿,就是现在的何飞。老何兴奋的对雨婷说,「好儿媳,你,你就给我操出个儿子来吧,到时候我把财產都给你们母子。」雨婷默默无语,只是扭动臀部不停的向公公的肉棒吞吐著,用行动来证明著。

  这时,大门开了,一个人拿著行李走了进来。他轻轻的关上大门,然后想悄悄的走进去,给老婆雨婷一个惊喜。没错,来人就是何飞,因為提前解决了问题,所以何飞提前一天返回了家,在路上就打电话给家裡,但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他想给老婆惊喜一下。

  他轻轻的躲在房子外面的窗户往裡看,想瞧瞧老婆在干什麼,好突然给她来一下突袭。但眼前的一幕让他有如五雷轰顶,他最敬爱的父亲,和他最深爱的妻子,正赤条条的在沙发上翻滚著,呻吟著。

  何飞眼睛通红,紧紧的捏著拳头,紧紧的盯著这对姦夫淫妇,他很想衝进去,问个為什麼。但最终他没有这麼做,他默默的退了出来,悄悄的从大门关上走了出去,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而客厅裡的公公和儿媳,却迎来了攀上巔峰快感的高潮。

  老何的肉棒越抽越快,雨婷的淫水越流越多。最后,老何身子一抖,无边的快感疯涌而至,无数的精华子孙往儿媳的子宫淋漓喷发。雨婷忍不住发出一声清脆的高亢。一股阴精洩了出来。随即软瘫在地上,不时的抖动几下。老何也趴在儿媳的背上,疲软的肉棒依然插在儿媳的肉穴中,久久不愿拔离…

  第二天,何飞回来了,只是阴沉著脸,什麼话都不说,让雨婷收拾好东西后对老何淡淡的解释说是公司有事就跟雨婷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四年后,何飞因醉酒驾车不幸掉下河裡身亡后,雨婷才带著四岁的儿子回到老何的家,从此一家人就生活在一起,也有好心人劝雨婷改嫁,但雨婷以照顾年迈的公公和年幼的儿子為由拒绝了。

  雨婷的行為让一些有封建思想的老人讚不绝口,说雨婷是个贞洁女子,都夸老何有个好儿媳。老何只是笑呵呵的,也不接话。只是,每天夜裡,老何的房间总是传出那醉人的呻吟声…对了,还有一个秘密哦,就是雨婷的儿子,长得很像老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