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家庭乱论 我亲爱的大姐

(8)

我亲爱的大姐 小浩 3456 2019-07-23 21:14

  二姐叫道:「大姐好色呀,摸我的胸……」

  「鬼丫头,乱叫什麼,又不是没摸过,宝贝儿,我告诉你,你可别吃醋,我在告诉艳萍我们家的事的时候,為了你今日的方便,曾给她上过『啟蒙课』。」大姐对我真是真心真意,什麼都不瞒我。

  「大姐,你那是為我好,我吃什麼醋呀,何况你们亲姐妹,彼此的身体还有什麼秘密的?说不定早就……」我一边说,一边乘机将大姐压在身下,二姐也帮我脱掉大姐的衣服,翻来覆去,三个人都赤裸裸地滚成一团……

  大姐可能害羞,说什麼也不让我摆弄,两条玉腿夹得紧紧的,我坚硬的玉茎在她阴胯间顶来顶去,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可是却顶得她「吃吃」娇笑。

  「大姐故意使坏,二姐快来帮忙!」我急喊二姐帮忙。

  「好,我们合伙收拾她。」二姐按住大姐的身子,我抽出手来,分开她的大腿,压住她的阴胯,经过这一阵的调情她早已春水流淌,玉户微张,我像强姦似地一下子肏了进去……

  大姐娇哼一声,浑身痉挛,不再挣扎了;二姐也像报复似地,一双手在她胸前揉搓个不停,大姐浑圆的玉乳被揉得通红,一会儿滚到左边,一会儿又弹回到右边。二姐还放肆地在大姐的香唇上吻个不停,两个姐姐的两个樱唇,紧紧地胶著在一起,两个香舌搅来搅去,已分不清彼此了。

  大姐被我和二姐上中下三路攻击,刺激得她都快要疯了,不一会儿就泄了身,我也被两位姐姐活色生香的艳情刺激得难以忍耐,鸡巴暴胀、马眼一张、阳精一泄如注,达到了高潮。

  三人躺了一会,「艳萍,你可真浪,一点都不害羞,也不怕宝贝儿笑你?!」大姐娇喘吁吁,一付不胜娇羞的样子,这也难怪,一向文静的大姐被我们两个如此捉弄,怎麼会不难為情呢?

  「怕什麼呀,你刚才摸我的时候,怎麼不怕他笑呀?」二姐毫不示弱:「他又不是外人,咱们俩都已和他那个了,还害什麼羞?」

  「和我『那个了』,是什麼意思呀?」我故意逗二姐。

  「去你的!」二姐也羞红了脸,娇斥著:「宝贝儿,你可真能干,刚才干了我那麼长时间,我在下面不动都快累死了,你在上面那麼用力不停地弄,会不累吗?也不休息,接著就又上了大姐的身,还拼命的弄,你不知道累吗?真是见色眼开,不怕把自己身体累坏了?」二姐这是关心我。

  「你不知道,我是那麼地爱你们,能让你们舒服、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能达到这个心愿,我是死而无憾。让你舒服了,大姐还没有舒服,我忍心吗?常言道,『见者有份』嘛;再说,你们的亲弟弟、好男人我是与眾不同、强壮无比的,就是现在再来一次都不会觉得累,你信不信呀二姐?要不要我给你当场表演呀?」说著我将鸡巴从大姐阴道裡抽了出来,说来也怪,我下身的这根鸡巴,彷彿通灵性似的,虽已泄了两次,但面对两位姐姐的绝妙裸体,似仍不愿罢休,依然坚硬如初,如同示威一样的高挺著,莫非它也爱上了两位姐姐,也愿為她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将二姐按在床上,作势欲上,二姐吓得连声讨饶:「好好,我信,我信,你就饶了二姐吧。」

  「你呢,大姐?刚才干得你满足吗?要不要再来一次?你看,你的『小弟弟』还是这麼硬。」

  大姐也免战牌高掛:「不要不要,我也不要,姐真服了你了,你刚才在艳萍的身体裡不是也射精了吗?在姐这裡面也射了这麼多,射了两次还这麼硬,真是个天下无双的好宝贝!我们真是好福气!」

  「你们好福气了,可我却倒霉了,还是这麼硬,涨得难受死了,怎麼办?好大姐,你就让宝贝儿再来一次吧,好不好?你不是才泄了一次吗?那怎麼能满足呢?」我挺著大鸡巴哀求著。

  「那好吧,為了你,姐只好让你再来一次了,谁让姐爱上了你这个这麼厉害的亲弟弟呢?来吧,看你能把亲姐姐蹂躪成什麼样子!」大姐柔顺地躺正了身子,自动分开了双腿,迎接著我的再次衝击。

  这一来我倒不好意思再狠干大姐了,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办法:「这样吧,大姐,你才泄了一次,我知道你确实并没有满足到极点,宝贝儿再让你泄一次,然后让二姐接著来,好不好?」

  「去你的,艳萍刚被你弄泄了三次了,你还好意思再弄她?你怎麼一点都不知道爱惜你二姐?二姐白疼了你一场!」大姐骂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刚才你没来时我吃过二姐的阴精了,二姐也想吃我的阳精,却因為下面的口更想吃而让给了下面的口,上面的口没有吃成,现在我想让她用嘴帮我射精,我也爽了她也尝到我的东西了,不是两全其美吗?这用不著她下面来承受,怎会受不了?我怎麼会不爱惜二姐?我也是那麼爱她的!」

  「原来是这样,姐错怪你了,不过大姐真的已经满足了,要不,我俩都……」大姐停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大姐也想……」

  「你也想尝尝?对了,你还没吮过我的鸡巴呢!我也还没有尝过你的玉液呢,正好让我也用嘴帮你再爽一次!好吧,你们都来吮吧。大姐,你来爬在我身上。」

  我躺了下去,鸡巴高高地向上挺著,大姐不好意思,我和二姐强把她拉倒在我身上,阴户正对著我的脸,我在她那诱人的玉户上舔了一下,然后对她们说:「你们也开始吧,别不好意思啦大姐,要不然我可要弄真的了!」

  大姐慌忙和二姐一起伏下身去,四隻玉手两张柔唇一双香舌开始在我的鸡巴上忙活:一人用口吮,另一人就用手捋,然后互相交换,交替进行。

  我的手在大姐的丰乳上流连,口舌加强对她阴部的进攻,和刚才弄二姐一样,先用舌头在外面玩,然后把舌尖插进她的阴道中做抽插运动。

  不一会儿,大姐就被我弄泄了身,浓浓的阴精喷泄而出,我照旧全吞了下去;我也被两个姐姐又吮又捋刺激得控制不住,鸡巴跳跃著在二姐口中射了精,几大股射进去她的小嘴就已经盛不下了,而我的精液才射了一半,我捏著鸡巴根暂时止住射精,将鸡巴快速从二姐口中抽出插进大姐口中,耸动著屁股将剩下的大量阳精全部射进了大姐口裡,她的小嘴也照样被灌得满满的,慌得她们俩连吞几口,才都一点儿不剩地全吞了下去,并和我一起连呼好吃……

  一番调笑后,二姐换过床单珍藏,三人互拥互抱,交颈而眠。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大姐先穿衣起来,才叫醒我和二姐,二姐也要下床,谁知刚一下床,一个踉蹌,立即喊疼。

  「怎麼了?」我和大姐异口同声。

  「下面突然很疼。」二姐说。

  「你昨晚肏艳萍的屄是不是用力很大?要不怎麼会这样?」大姐质问我,同时给二姐脱下内裤查看。

  「没有呀,可能是开苞的关系。」我争辩道。

  「还说没有?骗别人可以,还想骗我?上次我也是和艳萍一样,被你干得下身很疼,难道我不知道?艳萍,躺著别动,姐给你拿药擦一下。」大姐白了我一眼,随即又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很疼吗,二姐?」

  「嗯,裡面火辣辣的,外边也不舒服。」

  我查看她的阴户,真的又红又肿,比开苞前也稍大了一点,我赶紧把她抱上床,嘱咐她不要乱动。

  大姐拿来药仔细地给二姐擦了起来,二姐感动地说:「谢谢你,大姐,你真是我们的好大姐!」

  「谢什麼,自己姐妹有什麼客气的?」

  大姐一边擦一边责骂我:「明知道自己的家伙奇大,我们姐妹都是处女,还这麼摧残我们,有没有為我们著想?你到底爱不爱我们?还有小妹呢,她更小,这个东西大概也更小,更经不起你的狂暴,我还敢把她交给你吗?」大姐气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直打转。

  吓得我赶紧赔不是:「好大姐,别生我的气,我也不知道后果会这麼严重,你也没告诉我上次把你弄疼了呀?那我怎知道呢?我以為这是爱你们,是為了让你们满足,对不起,二姐,我爱你们,真的,我以后一定小心,好大姐,你饶了我吧!」我拉著大姐的手,语无伦次地哀求著。

  「让我们满足,也要等我们这嫩屄适应你那大号的东西以后,再蛮干也不迟呀!好了,下不為例,原谅你这一次!」大姐教训我时,也不忘关心我:「快穿上衣服,不怕著凉呀!」说著双颊又无端地飞起了两朵红云,我望著娇羞迷人的大姐,我不禁看呆了。

  「艳萍,今天你不要起床了,躺在床上休息一天吧。」大姐对我们的慈爱不下於两位母亲。

  「要是妈妈她们问起来怎麼办呢?」二姐问道。

  「就说被他弄得疼的难受,起不来!」大姐像是故意吓我。

  「好姐姐,不要嘛,别吓我了,求求你了!」我忙向大姐求情。

  「宝贝儿,不是大姐吓你,大姐疼你还来不及呢,怎麼会吓你?你也不想想,能瞒过她们吗?妈妈们都是过来人了,更何况她们都精通医术,一眼就会看出来的!瞒是瞒不过的,还不如向她们直说呢,放心,她们不会怪你的,哪个处女不经过这一道?何况还是她们让你来弄我们的,所以不会有事的。至於小妹那裡,就不能让她知道真相了,姐怕她知道后,会对男女性交產生怕惧心理,从而不敢和你行房,大姐会不為你著想吗?大姐為你想得还不周到吗?」

  「好大姐,谢谢你,你為弟弟我想得太周到了!」我紧紧地拥著她,热烈地吻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