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家庭乱论 少年张扬

(5)

少年张扬 小浩 6132 2019-07-23 21:35

  某个星期天,為了避免家中种种“诱惑”的张扬一早就到学校报到,想要好好的来用功一下。

  他还特地挑了一间还算偏僻的空教室来念书,至於学校提供的阅览室,依照以往的经验,要是碰到了认识的熟人,那麼今天一天就算是毁了,所以张扬决定一个人好好的“练功”。

  一整个早上,张扬火力全开,除了喝水跟上厕所外,他几乎没有离开位置过,到了中午,才到学校附近的自助餐厅去填饱自己的五臟庙。

  在回学校的路上,张扬心中暗自盘算著下午的念书进度,到了教室一看时间还早,便打算先补个眠再说。

  岂料,才刚趴下去没多久,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走廊的彼端传来,中间还夹杂著轻微的说话声。

  「唉呦……今天不要啦……今天……」一个女生轻声说道。

  接著一个男子答道:「没关系啦,在那裡没人会发现的啦。」话声中显得有些兴奋。

  「可是……」

  就这样话声越来越远……

  这一男一女并没发现刚好趴在靠窗户桌上睡觉的张扬。

  「再过去可就是体育器材室了。」张扬心想。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器材室笨重的木门被拉开的声音。

  虽然说,张扬是為了远离家裡的“诱惑”才来学校念书的,没想到,到了学校“诱惑”还是让他给碰上了。张扬自然是不由自主的朝器材室走去,透过门缝往裡一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嗯……喔……不要……别……」那女孩子虽然一直拒绝,樱桃小嘴却不停的索著吻。

  「嘿嘿……你这心口不一的小骚货……喔……」那男子单手抱著玉体,一边吸吮著她的香滑的舌头,另一隻手也没閒著,隔著衣服不停的揉著柔软的乳房。

  张扬看了看那女人的长相,更是让他high了起来,那不正是学校女子排球队的队长-刘忆彩吗?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瓜子脸蛋,明眸皓齿,标準的美人胚子。高挑的身材,约168公分,纤细的蛮腰衬托出俏挺的臀部,加上双腿修长的曲线,更是让人呼吸加速。

  不过最让人注目的,还是那至少有37E左右的胸脯,每次有排球比赛时,排球场都挤满了男生,与其说是关心比赛,不如说是用眼睛大啖冰泣淋,两座圣母峰就这样随著身体晃呀晃的,晃的男人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继续器材室内的战况,两人火热的舌头就这样紧紧的交缠著,那男子粗壮的手也慢慢的伸到忆彩的裙下。

  「嗯……哼……好热……喔……」那男子仅隔著一层蕾丝内裤,轻轻的搔著忆彩敏感的花瓣。

  「好舒服……嗯……要溼了……哼……」果然一下子白色蕾丝的内裤就给分泌的爱液给弄湿了。

  「哼!」的一声,那男子才刚脱掉她的内裤时,忽然腰际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此时被挑起淫欲的忆彩嚶嚀著:「别理它……快……再来……」说著,香唇一噘就吻了过去。

  那男子淫笑一声:「别急……别急……」一手把忆彩的头压到自己两腿之间,忆彩倒也善体人意,轻轻鬆开那男子的腰带,长裤一下滑到地上,然后拉下内裤露出粗黑的肉棍。

  那男子也不管忆彩的动作,接起了响个不停的大哥大。

  「喂!怎麼啦……现在我人在学校啦,嗯……嗯……」

  忆彩一手按摩著阴囊,一手握住阴茎,然后小嘴一口就含住了龟头。

  「搞什麼飞机啊!叫他在那边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一切掉电话,那男子捧著忆彩娇嫩的脸颊香了一下,歉然道:

  「抱歉有一些事,现在我……」

  话还没说完,忆彩已经冷冷的答腔:

  「没关系,你儘管去忙吧,只是你现在去了,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对那男人来说,一边是娇艷的可人儿,另一边,却是跟朋友一起投资的重要生意。一道非答不可的选择题,不管选哪边损失都相当惨重。

  张扬这时也才慢慢把注意力放在那男人身上,以他高壮的体格,跟一头卷曲的花白头髮看来,应该是校排的教练——叶火旺。此时器材室裡的时间彷彿凝结了一般,只有风穿过窗缝发出的休休声。

  「还萝嗦什麼啊!上了再说啦!」张扬内心不住地喊著。

  其实叶火旺已经有了家室,只是跟学生一时的意乱情迷,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不伦之恋。

  但是最近叶火旺似乎感觉家中的太座好像有些察觉了,如果这丑事一爆发,自己免不了要身败名裂,一想到这裡,

  「不如就趁今天做个了断吧。」叶火旺这样想著。

  接著,叶火旺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慢慢穿起裤子,看著衣衫不整的忆彩歉然道:「為了你我好,以后不要再见面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器材室。(张扬自然先躲在一旁了。)

  听著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个享受欢愉的小天堂,顿时成了一间沉默死寂的囚牢,叶火旺一走,一串串珠泪终於不争气的从忆彩的双颊流了下来,张扬在外面看了自然也不是很好受,不过到底是因為美人落泪难受,还是因為没看到好戏而不舒服,连张扬自己也有搞不清楚。

  突然,张扬远远的看到一个穿运动服的人,推著一车篮球朝器材室走了过来。

  「那不是周朝满吗?」张扬心裡暗暗叫苦。

  周朝满可是学校一个让女生私下公认最讨厌的体育老师。40多岁未婚的他,懒散又不修边幅,听说总爱藉上体育课之便吃豆腐,有一次终於闹到有家长跑到学校来理论,不过在学校息事寧人的安抚下总算是压了下来。

  如果让他发现忆彩一个人在器材室裡,身上又衣衫不整的,可不知道会发生什麼事,想到这裡,為了英雄救美的张扬一个闪身溜进了器材室,只听到一声惊呼:

  「啊!你……你是谁……我……我……你要干什麼?我会喊的喔!」

  忆彩急忙用裙子围住自己已经一丝不掛的下半身,用充满著敌意的眼神瞪著张扬。

  张扬冷笑道:「刚刚你在这跟叶火旺干的丑事也要用喊的吗?」

  忆彩一听,顿时脸泛红潮随即又变的惨白,说道:「那你想怎麼样?」

  张扬「哼!」的一声:「我不想怎麼样,不想丢脸就跟我来。」

  说完张望一下四周,急忙拉著忆彩的手,跑到放扫除用具的柜子裡了躲起来。忆彩被硬拉进扫除用具柜子裡,狭窄的空间仅能让两人站立,而且还得面对面紧密的相贴著,她不断的挣扎大叫:

  「放开我!你这个混球!滚开!」

  张扬紧紧抱著忆彩,小声的骂道:「安静点!不想出丑就给我闭嘴。」

  忆彩正待反唇相讥,只听到篮球手推车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马上就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嘎」的一声,门被拉开了。

  透过门的细缝,忆彩看到了满脸鬍渣的周朝满,回想起刚刚只有自己独自一人的情形,要是被这家伙给撞见,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也因此心裡对张扬的不满渐渐转成了感谢。

  周朝满将篮球推回器材室之后,也没马上离开,他慢条斯理的坐在体育办公桌前,拿出一本色情杂誌,独自笑嘻嘻的欣赏著。

  这下子可苦了躲在柜子裡的两人,忆彩的丰乳紧紧的贴著张扬的胸膛,张扬小弟弟原已经胀的十分难受,加上闷热而升高的温度,使得忆彩诱人的体香直衝张扬的脑子,让他全身的血液像是煮开了一样。

  而忆彩的鼻子裡也尽是闻到张扬满身的男人味,花办早就湿了大半,然后张扬翘起的弟弟又不时隔著裤子,轻轻的顶著桃源洞口,小穴裡就像有千万隻蚂蚁在爬一般,又酸又痒。

  周朝满看色情杂誌看的“性”起,索性脱下裤子,套弄著丑陋的鸡巴,在柜子裡两人更是将自己的欲火给忍到了极限,张扬用鸡巴轻轻磨著忆彩的花办,而忆彩则是蠕动下半身配合藉以发洩,否则两人可要憋疯了。

  好在周朝满并不太济事,才弄了三分多鐘,一股阳精就喷了出来,他掏出卫生纸清理乾净后就匆匆离开了。

  周朝满才刚走,一下子张扬和忆彩都一起衝了出来,两人全都满身大汗气喘嘘嘘的,忆彩双颊晕红,阴户早已春潮泛滥,但双眼明亮有神,张扬的弟弟虽然胀的难受,一时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两人对看了几秒,只见忆彩「噗嗤!」一笑,然后慢慢地轻解罗衫露出光华诱人的胴体,嗔道:「傻小子!还在那发什麼呆?」

  张扬一听,顿时像隻饿的半死的豺狼将忆彩扑倒在地上,吻像雨点般的落在忆彩的香唇、脖颈和玉峰上,嘴裡还喃喃念著:

  「敢叫我傻小子,等一下让你看看我小是不小。」

  「嗯……哼……那就证明给我看啊……喔……」忆彩挑逗般地轻轻喊著。

  张扬一手握著忆彩的左乳,拇指跟食指还轻轻扭捏著粉红色的乳头,另一手则攻向那块早已湿透的神秘三角禁地,中食指并用,慢慢的在阴核周围划圆,忆彩受到如此厉害的“攻击”忍不住呻吟起来。

  「嗯……你好会弄喔……唉呦……先别这样……喔……好美喔……嗯……等一……等一下啦……」

  忆彩虽然不停的求饶,身体却在慢慢的迎合著张扬的动作,轻摆细腰让张扬的手指能更深入花办,每一次的触感都像一股暖流从玉穴直通全身。

  张扬这麼弄了一阵子,想玩玩新花样,灵活的舌头慢慢地一路从玉颈、丰乳、小腹给舔了下去,接下来便要进攻那块肥美的禁地。

  忆彩给张扬这麼搞著,淫水不觉又湿了一片,张扬发觉之后存心要逗逗她。

  他双手轻轻打开忆彩雪白的大腿,忆彩不禁红著脸,紧闭秀目,害羞的等著张扬的“临幸”。

  过了一会儿,居然什麼动静也没有,忆彩微感奇怪,睁开双眼,只见张扬面带淫笑,贼溜溜的双眼直盯著她瞧。

  「嗯……人家……人家的身子都给你了……还……还……这样耍我!」忆彩微发娇怒。

  「没想到不打排球的你另有一番美丽。」张扬称讚著。

  「哼!美的还在后面呢!你……你倒是快动一动啊!」被挑起情欲的忆彩现在小穴麻痒难止,要是张扬就这麼停手可要把她给整疯了。

  「喔~~是要这样吗?」

  调皮的张扬故做不懂,摇头晃脑的看著忆彩的嫩穴。

  茂盛的阴毛因為犯滥的淫水而显得凌乱,花心与花办呈现出销魂的暗红色,接著,张扬两隻大拇指开始慢慢抚摸著那对已经充血的大阴唇。

  「喔……嗯……好小子……敢调戏本姑娘……等一下……等一下要……你……喔……」

  「等一下要怎麼样啊?」说著张扬的舌头已经舔上那个充血发红的阴蒂了。

  「喔……你……嗯……好热……哼……真美……你…你这个坏蛋……啊……」

  「美的还在后面ㄌㄟ!」张扬的舌头时快时慢的舔著阴核,还不时把舌头伸进阴道裡,两手则轻轻抚摸著她大腿内侧,这招弄的敏感的忆彩忘情浪叫,脑子裡只想赶快有根货真价实的鸡巴通通自己的嫩血。

  「喔……亲哥……哥……死冤家……啊……快把人弄死了……喔……好麻好酸喔……人……人家快……快洩身了……喔……啊……」

  张扬心中暗爽,接著一轮猛攻,忆彩终於弃械投降,一阵阵浪水洩了出来。

  高潮之后,忆彩整个人无力的摊在地上,脸红气喘的享受著高潮的餘味。

  张扬笑嘻嘻的说:「喂!怎麼啦?我可还没爽到喔!」说完脱下裤子,露出那根怒气冲冲的巨棒。

  忆彩一看到张扬的家伙,吓了一跳,因為以往她只看过叶火旺的,而张扬粗黑的弟弟至少比叶火旺要粗长一半。

  张扬看了忆彩吃惊的表情,得意洋洋的说:「跟叶火旺比,我的“枪”可雄伟多了。」

  忆彩看著初次见面的巨棒,兀自嘴硬的说:

  「哼!是不是外强中乾,还不知道呢?」心裡却暗暗渴望著等一下插穴时的快感。

  张扬也不说废话将忆彩给扶了起来,让她双手趴在跳箱上翘高著屁股,露出春潮犯滥的阴户,然后扶正阴茎用龟头慢慢磨著花办。

  「唉呦……别逗我了……嗯……嗯……快插进来啊……喔……你……你再这样……我可要走了……嗯……」

  忆彩被逗的直摇美臀,渴望插穴的雄雄欲火不停烧著全身。

  「什麼?你……你要走了啊?这样不行喔!」张扬佯装惊讶,腰部微微使力,龟头对準阴户便给插了进去。

  「喔……好硬好大……嗯……啊……」

  忆彩虽然刚刚已经看过了张扬的size,但实际进入后还是发出惊喜的讚叹。

  而张扬却马上又拔出玉茎,然后再慢慢的插了进去,每种浅插慢入的搞法让忆彩好像在隔靴搔痒般的浪叫连连。

  「喔……再进去一点啊……喔……嗯……再来啊……好舒服……再来……嗯哼……用力啊……喔……」

  张扬就这样插了几十下,然后慢慢加快了速度跟进入的深度,最后终於整根巨炮干了进去。

  由於忆彩少有性交经验,张扬只觉一股比以往要紧密的触感温暖的包著自己的家伙,每次的干穴都好像是忆彩的美穴吸著自己的鸡巴干进去,而且伴随著忆彩放浪的淫叫,张扬抓著忆彩纤细的蛮腰忍不住越干越快。

  「喔……好美喔……好舒服……嗯……好充实喔……啊……啊……你太会插了……嗯……」

  忆彩挺著丰臀迎合著张扬的抽送,忘情的淫叫。而张扬每次都重重的顶到去花心,干的忆彩的魂都快飞了。

  「嗯……干死人家了……喔……啊…啊……要出来了……要死了……啊……」

  张扬知道这是洩身的前兆,他整个人伏在忆彩雪白光滑的背上,双手由后揉搓著忆彩那37E富有弹性的大奶子,下半身更是卖力的抽送。

  「啊……好……好爽……浪死妹妹了……啊……哼……妹妹要死了……啊……啊……」

  忆彩哪裡受得了这种前后夹击,身子一颤,一股温热的阴精,洩向了张扬的龟头,张扬只觉一股温暖的感觉紧紧的包著玉柱,接著龟头受到一阵温热的刺激,精关一鬆,积蓄多日的阳精全数射入忆彩的子宫内。

  完事后,两人累的瘫坐在地上,忆彩满心欢喜的依偎在张扬怀裡,美女坐怀的张扬则是轻吻了忆彩的嫩脸

  「你真的好美。」张扬说。

  「嗯……人……人家都给你了,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忆彩撒娇道。

  「当然不会。」张扬信心十足的说著。

  忽地,忆彩一瞥看到张扬刚射精完垂头丧气的小弟弟,娇笑道:

  「你的兄弟好像没什麼精神喔!」

  张扬贼贼的笑道:「他能不能打起精神就看你的表现啦!」

  忆彩白了张扬一眼,心裡却是甜蜜蜜的。

  她先用手沾了沾自己桃源洞的淫水,然后俯身下去,用灵巧的十指轻轻的逗弄著洩了气的阳具,一下揉一下套的,一下子,张扬的小弟弟一受刺激,自然马上向忆彩立正致敬

  「哇!好大喔!」忆彩看著眼前的巨棒称讚著。

  接著忆彩用香舌先舔舐著火红的龟头,然后张开小嘴一口气含了下去。

  「嗯……好长……好粗喔……嗯……」

  没想到忆彩尽含到底,也才到张扬长度的一半而已。

  「嗯……喔……嗯……」忆彩拨开秀髮,樱桃小嘴不停的吞吐著张扬挺立的鸡巴,手也没有閒著,轻轻的抚摸著张扬的阴囊,还出其不意的抠了抠张扬的后庭。

  虽然才刚爆发一次,但面对忆彩这样的攻势,还是有点吃不消,张扬一手抚摸著忆彩柔顺的长髮,一手玩著坚挺的乳房,嘴裡小声喊著:

  「嗯……亲妹妹这麼会弄……啊……喔……好舒服……」

  「谁叫你刚刚欺负我,看我玩你回来!」忆彩心中这麼想著。

  她心裡暗笑,更是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张扬下半身只觉一阵悸动,忆彩也感到嘴裡的鸡巴又有胀大的趋势,急忙想抬起头来,谁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张扬摸著忆彩秀髮的手略略使劲,忆彩一时之间,头竟然抬不起来。

  「卜!卜!」一下子,张扬浓烈的阳精尽数进了忆彩嘴裡,而且张扬射的又浓又多,忆彩只好照单全收吃了下去。

  回合结束后,忆彩看见张扬似笑非笑的表情,大发娇怒:

  「你还说不会欺负人家,马上就……就……」

  张扬马上笑著喊冤:

  「俗话说一精九血,你刚可是喝了我不少血喔,还说我欺负你。」

  忆彩一听一时也找不到什麼辨驳的话,只是一张俏脸胀的通红。

  「你……你……」

  *** *** *** *** ***

  隔日中午

  张扬正打算跟同学一起去吃饭,只听见教室外有人故意爹声爹气地喊著:「张扬外找!」张扬到教室外一看,只见忆彩站在门外,手上还提著两个便当笑著说:

  「阿扬!我帮你準备了便当喔!」

  后来,张扬就这麼被忆彩给绑住了,虽然张扬爱好自由的心是老大不愿意,不过看著美貌的女朋友也没那麼在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