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青春校园 我的老師

第五章:陶醉性爱无限

我的老師 小浩 5265 2019-07-23 21:56

  日头已转向天中,一转眼已到了下午时分,我与亲爱的袁老师仍疲累地纠缠著,在她的床上已睡了两个小时了。我的阴茎有些胀痛,龟头下的包皮已无法正常的翻到下面了,刚才猛烈的肛交使得我俩的下身都有些麻酸感。

  「小老公,你累麼?我刚才可累死,你看我们连饭也没吃,等下一起去外面吃。」

  「好的,老师……不,老婆!」我搂著袁老师亲了亲她的小嘴。

  「我先去洗一下。」袁老师从床上爬起坐到床沿,然后把她下身还穿著的早已被她淫水与我的精液湿透的开档裤袜脱下,光著身子穿上了刚才那件白色的睡袍,打开门去浴室洗澡去了。

  我全身大字型地躺在袁老师床上回味著刚才与袁老师的激烈战斗,不知道我经过这样的事是不是已失去了童贞。如果是的,那麼难道我的初次性行為竟是肛交麼?这与我的以前所想实在是大相庭径,我原本以為我的初次性交一定是缠绵无限,柔情万丈。心中打定主意一次要好好地真正地与袁老师做爱。

  片刻后,袁老师推开房门,她解下了浴巾,雪白的裸体点缀著一丛黑色的杂草,全身一丝不掛,用毛巾擦著湿漉漉的头髮,随著动作她的浪乳一晃晃,我的目光不禁随此而转动。

  她注意到我看著她故意叉开大腿,显露出她的双腿间神秘之处,一边用毛巾擦拭她洁白的屁股。

  「小老公,你看屁眼都被你弄胀了!」她用手指摸摸紫红胀肿的屁眼,白了我一眼:「快点去洗澡换衣服了!」

  我赶忙起来,裸著身子跑去浴室洗个乾净,然后回房间找了件衬衣和长裤,发现内裤还没乾,只好又光著下身来到袁老师的房间,脸红红地说:「我的内裤还没乾,老婆你借我一条穿吧!」

  袁老师此时穿一套居家型内衣,下身穿了件牛仔短裤,裤脚部份都已经故意洗白抽鬚,并且裤脚往上折到鼠蹊部位,整条雪白的大腿完全呈现,相当诱人。她见我这样不禁抿嘴一笑,顺手从床上拿起她刚才叫我按摩时脱下的粉红色的绒毛小内裤递给我。

  「这麼小!穿上又要露出阴茎了。」我自言自语地,很快地穿上了袁老师的内裤。这条内裤的感觉比昨天的那条蕾丝边的好,小内裤刚好包住我的下身,阴茎也没露出。於是再穿上了长裤。

  袁老师说:「怎样?可以出去吃饭了吗?」我点点头,袁老师走在前面,我再一看她心中猛然一动,因為她将裤脚折起来,所以有小半的臀部可以看见,连裤袜的臀部分界线都露在裤外,再加上她的腿相当修长,令我实在相当……

  等到要开门的时候,袁老师想到说:「等一下,我还是换条裤裙再出去。」她再出来的时候,穿了一条米黄色的九分裤裙,刚好露出了穿著丝袜的小腿,上身再罩一件防晒衬衫,并且拿了机车锁钥,穿了双红色平底鞋就拉我一起乘公车出去了。

  过了约莫二十分鐘,来到一家袁老师说是她同学开的店,老板娘相当漂亮,可惜风尘味好重,但是她的身材可就比不上袁老师了。袁老师似乎经常来这裡吃饭,我点了份排骨饭,吃完以后,就与我一起到服装市场帮我买内裤去了。

  「小老公,」袁老师在市场裡边走边轻声问我:「你挑挑,老婆送给你。」

  「老婆,我什麼也不要,就要你现在穿的内裤。」

  「你怎麼就知道我穿了内裤?」

  「你没穿?」

  「是啊!我只是穿了条连裤袜。」

  「啊!老婆,你可真性感!」

  我俩小声地谈著时而轻声笑著对方。逛了半天的市场我的内裤倒没买,袁老师自己买了一双丝袜和两件性感的小内裤回家了。

  回到家裡,袁老师说她想睡一下,叫我自己看要干什麼就干什麼,然后她就回房间睡觉了……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星期了,平日在学校裡我还是叫她老师,她也叫我小祁,只是她爱让我去她的办公室了。而一旦只有我们两个独处,我们就会接吻、拥抱、抚摸,她会拉开我的裤链子帮我手淫,而我有时也撩起她的裙子隔著内裤或是裤袜亲亲摸摸她的下阴,只是不敢太过份。而我的学习成绩也在她的严格要求下日益进步,一跃成了班上的学习积极分子。

  放学后回到我们的窝裡,我们会一起洗澡、一起脱光衣服躺在床上接吻,互相口交,而袁老师在我提出想做爱时总让我跟她肛交,她好似喜欢这样的做爱方式。

  终於一天,袁老师主动与我深深地用阴道套弄我的阴茎,她真正地与我做爱了!

  那天夜裡,我们刚经过了一次缠绵的拥吻,袁老师半天不语,但她的动作代表了一切,望著我的阴茎,她跌坐在床上,然后要他站起来,因為这样才能看清我一柱擎天的阴茎及摇摇欲坠的睾丸,接著张口将整根阴茎含进口中,她死命地吞,吞到不能再吞為止,此刻,我感受到龟头正顶著她喉咙深处。

  再来吐出一点,吐一点,吐一点,到最后她将牙齿卡在龟头冠,这样一来,只剩龟头留在嘴裡。袁老师用舌头将龟头弄湿,让舌头在龟头冠边缘游走,用舌头搓动包皮繫带的週围,用舌尖顶开尿道口,这时我的尿道口已渗有黏液了,然后袁老师再把整根阴茎吞进去,完全含住,此时此刻,我的阴茎正随著心臟的脉动,一涨一缩,拍打著她的口腔。

  但是她发觉有异样了,脉动的频率越来越规则,越来越快,有经验的她意识到可能我要射精了,於是很快的将阴茎吐出,吐出时我的龟头和袁老师的嘴唇还黏著我的黏液及她的口水的混合液。吐出后我就忍不住坐下来,而阴茎还兀自一跳一跳的,袁老师要我躺下来,帮我扶正。

  然后抱住并将头移到我的耳边,一边轻轻的在我耳边吹气,一边小声的说:「小老公,现在你就照我的话说,就好,知道吗?」

  我点点头,刚刚袁老师对我做的这一连串的事,我已经陷入飘浮状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经过这一番的移动与休息,我的阴茎开始软化,虽说还是肿大的,但硬度已达不到袁老师的标準。

  她再次用舌头沾湿整根阴茎,搓磨阴茎,顿时,我阴茎像重整过的军队,又恢复了刚刚的雄风,袁老师一见机不可失,马上一脚跨过我的身体,面对这位我毫无经验性交的处男,一切局面都要在她的掌控下,所以袁老师採取在上面的姿势。

  现在的袁老师面对我,呈蹲马步的姿态,我从袁老师的两腿之中看过去,微张的两片肉悬垂著一两滴淫水,隐约的冒出浓密的阴毛中,袁老师手握住阴茎,来回套弄动,以免阴茎又软掉,一手拨开阴毛,撑开那两片湿湿的阴唇,停止呼吸,缩紧肛门四週的肌肉,来迎接这对她来说久违的男根。

  缓缓的,她的手移动龟头到阴唇边缘,抹抹上面的淫水,接著另一隻手把勃起的阴蒂上的包皮推开,再把龟头移到这裡,引导我的龟头上的尿道口去抚动袁老师自己的阴蒂龟头,这样一直拨动,一会儿,她的阴道开始一开一合,正是时候,拉著龟壳卡在阴道口,顺著阴茎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我看到这种情形,简直不敢相信,袁老师竟然坐下去,而我的阴茎就这麼插进她的身体,那个洞有这麼深麼吗?我有些怀疑,於是伸手去试探交接的地方。袁老师的那裡非常的湿,且有许多扭曲的肉纠结在一起,我确定阴茎进去的地方不是肛门,那是阴道麼?

  正当我在思考时,一股感觉从我的龟头传来,我的龟壳正被袁老师下阴四週温暖湿儒的肉紧紧包住,而龟头前端则一直碰到东西然后撑开,撑开后那东西又再次夹住阴茎,这种感觉是慢慢的且持续著传到脑部。

  袁老师则不时摇晃屁股扶正阴茎,随时调整插入的角度,到最后阴茎已完全插入。虽然只有阴茎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我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

  我的阴茎顶到一个稍微硬的东西,就无法再前进了,袁老师也向前向下趴在他身上,紧紧抱住我,她的头斜靠我的脸颊,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袁老师那边传过来。不久袁老师转过头亲吻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我的嘴唇被袁老师的舌头顶开,袁老师的舌头继续往我的口中伸进去。

  我的阴茎停留在袁老师的身体裡,好几次试图在阴茎上使力来移动阴茎,然而每次我一用力,阴茎就受到来自四面各方的压缩,接著就有一阵一阵快感从阴茎传到大脑,到最后渐渐的四肢无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阴茎,然后一阵几近虚脱的感觉伴随著解脱,终於从阴茎爆发出来,一股不可压抑的热留从阴茎内部衝出来。

  袁老师正趴在我身上,她的下体正享受著胀实的感觉,当正想扭动屁股体验阴茎的磨擦时,突觉不对劲,阴道热热的,回头一想,準是洩了。就在此时,我的阴茎正快速的消退当中,她还来不及反应,一移动屁股,我的阴茎跟著滑出阴道,袁老师皱起眉头,不经意的脱口说:「小老公,怎麼这麼快?」

  这句如果听在身经百战的男人耳裡,準是对男人自信的一大打击,但我却有听没有懂,还是一脸呆呆的看袁老师,我有些意犹未尽。

  「以后你要射要先告诉我,知道吗?」

  「喔!」事实上我听了,似乎懂又好像不大懂。

  袁老师翻身抽了几张面纸往自己的小穴塞,剩下的準备帮我擦,我的阴茎虽然已经软了,但经刚刚的磨擦还是肿肿的,年轻就是年轻,一经袁教师的擦拭,加上残留龟头之上的精液的润滑,马上又勃起了,让袁老师又重燃希望,而且这次又比刚刚还大还硬。她赶紧握住那根阴茎,往湿透的穴猛塞,待完全插入时,她就开始扭动起腰部,这次我更轻鬆,因為不用用力,阴茎自然的被阴道夹得紧紧的。

  「喔……啊……呼……」随著袁老师屁股越扭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还不知道在袁老师一阵快速的扭动屁股后,她已达到两三次高潮了,我只知道袁老师的小淫穴越来越湿,而我的快感也从刚刚的那种经由磨擦而產生的快感,转成又滑又有节奏的从淫穴传来的缩紧快感。

  最后袁老师扭累了,声音也变小了:「嗯……嗯……嗯……喔喔喔……好小子……呢……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嘶……啊啊啊……」然后倒在我身上。

  趴著的袁老师虽说累了,还意犹未尽地缓缓扭动屁股,因為这种抽送不同於高潮,高潮所带来的是一触即发的舒服,而这种高潮后让肉棒在淫穴裡的抽送却是能维持一段长时间的舒服。

  这可能就是让袁老师感到最特别的地方,因為一个女人的高潮必须是前中后三种阶段都能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高潮,而今晚,袁老师是满足了。相对她,我还在奋斗,使她依旧能从越来越慢的抽送中接受持续的刺激。

  我轻轻的从袁老师的阴道中抽出阴茎,她顿时感觉到了:「嗯……不要嘛!这麼快就要出来了,人家还要啦……再插一会儿……」

  「别心急,现在让我好好的爱你一次。」说著,我将袁老师翻身压在下面,把她的两条大腿抬起架到我的腰上,挺起阴茎插向阴道,可是由於经验不足总是滑向一边,我急得满头大汗。

  袁老师轻笑一声:「小老公,老婆来帮你!」伸出纤纤玉手抓住我的阴茎,引导著龟头对準她的阴道口,另一隻手轻轻向上擼著她那浓密的阴毛,然后再拨开她的大阴唇,我的龟头正好顶住了她发热的阴道口。

  「喔……好了,老公,你要轻点啊!」

  我阴茎一硬,腰用力挺进,屁股向下一压,「吱」的一声,我的阴茎整个的没入了袁老师小小的湿滑的阴道口,袁老师顿时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袁老师主动套我阴茎时我感觉她的阴道还大小刚好,现在真想不到袁老师的阴道口比刚才的小多了,阴道壁肉紧紧地卡著我的阴茎。我上下抽动阴茎往袁老师的阴道深处捣去,一下下的用力捅著,交合处不断发出「噗赤、噗赤」的声音。

  袁老师的粉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腰,两隻玉足拢在一起几乎使我不能动弹,我拼命地插著她的阴道,袁老师的淫水不断流下弄得床上湿湿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

  「老婆,我要插死你,你爽麼?」

  「喔……喔……爽!爽!」

  我双手托著袁老师的细腰死命地捅著她,袁老师兴奋地快活死了,不断大叫著,一些脏话也脱口而出。

  她的双腿突然张开,阴道变得大了,我的阴茎差点滑出,没想到她把腿架起搁到我的颈部,然后夹紧屁股,她的下阴一下子夹住了我的阴茎,我「啊」了一声,几乎要射出。

  努力插了一会儿,袁老师伸手扶著我的屁股:「好……好老公,我……我们换个姿式!」随后把我的阴茎拔出,作了一个狗爬式,四肢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进入她的秘处。

  袁老师的姿式简直是太浪荡了,我心中一振挺身上马,这下袁老师的阴道口我清楚可见,红红的阴唇半遮著阴道口,我用手指轻拨著阴唇,龟头一挺转动著进了袁老师的可爱阴道了。

  袁老师让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快三慢地插她,果然很妙,袁老师的浪叫比刚才还猛,兴奋地全身打颤,淫水顺著我的阴茎,她的两条粉腿不断流下。

  我的阴茎越来越硬,奋力捅了三十几下,再发力一衝,龟头打著颤,一股精液射进了袁老师的阴道裡去了。袁老师也大叫一声,趴跌在床上,我的阴茎渐渐小了抽出了袁老师的阴道,压在袁老师的裸背上。

  过一会儿,我下来躺在袁老师的身边,又袁老师抱起压在我身上,袁老师趴在我的胸膛满意的吸吮我的嘴唇。「喔……」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静静地让袁老师的汗浸湿我的皮肤,我俩都不想动,又累又倦,都夹杂著高潮后的轻鬆,我们只想眼睛一闭,让高潮在半梦半醒中消退。

  结束语

  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在,那样的美好日子在半年后随著我考上了省级高中,袁老师回内蒙从商才结束,随后失去了联络。但我仍深深记著她,她与我的一切美好回忆。

  学生们都已走出了校门,学校办公室的一个窗口还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在,她在做什麼?她是老师麼?她是我的袁老师麼?我思考著……摇摇头,或许我心中忘不了她还望著有朝在人海中相逢,但有可能麼……

  拉上了窗帘,夜色很深,我躺到床安静地睡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