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激情 新石头记

4, 顽石产石

新石头记 Stone 4636 2019-07-28 21:31

  美芬到了补习班会客,进入教室区,老远就听到久违的介中的声音:

  『. . . . . . 分母接近零但不等于零,渐趋近于零. . . . . . . 』

  皇天不负苦心人,美芬不禁热泪盈眶,站在教室外再度静静地听著情人熟悉的声音,保全进去跟老师通报,介中对教室外看了一下,看到了美芬,怔了一下,在教室内举手向美芬打了一个招呼,又继续向学生授课,保全出来要美芬到会客室稍坐一下,黄老师还有半堂课要上,待会就要下课了。

  等了很久,下课铃响了,介中终于出现在会客室门口,他剪去了漂亮的自然捲髮,理了一个平头,穿著一件浅篮直条纹的西装衬衫,没打领带,完全已除去了银行员工的形象,著一条免烫的西装裤,完全是老师的形象,美芬一直在告诉自已,见了介中千万不能哭,但一见介中不不住就泪水夺眶而出,脸上的妆哭得一塌糊涂,委曲地说:

  『你躲在那里,我找不到你. . . . . . . . 我找得好苦呵. . . . 』

  『我那里也没躲,我在台北找工作呀,我有母亲要养啊』

  『你还说没躲我,你连手机号码都换了』

  『好了!好了!你不是已经找到我了』

  『你跟我回去,我不能让你再走掉』

  『我跟你回那裡?我已经被你们的银行开除了,别忘了』

  『我不能让你再走掉』

  『我不会走掉,我签了约,要在这裡教学生』

  『赔他们违约金,不教走人』

  『我以前工作的银行说我操守不隹,我不想这裡评我信用不隹,这裡是我事业的新出发点,不能放弃』

  『介中念在我们两年多的情谊,饶了我吧,我道歉』

  『季经理,你不要这么说,是我做错事,该道歉的是我』

  『介中请不要叫我季经理,我是美芬,想一想我的温柔』美芬用柔情攻势。

  『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我不愿意离开这裡,这是我事业的新出发点』

  上课铃响了,介中说了一声抱歉,又回到教室去上课了,

  『现在我们来讲二项式定理. . . . . . 』介中响亮的声音又在教室响起,美芬决定今日不把介中带到套房决不罢休。

  ***** ***** ***** *****

  『怎么把车卖了?』在回套房的路上,美芬驾车,不敢问介中是不是缺钱。

  『教书车子没有什么用,停车也很不方便,就把车卖了』

  『再买部新车吧,出门比较方便些』

  『车子对教书匠没有什么用,我也很忙没机会出门』

  『回七堵有部车子比较方便』

  『台北到七堵有铁路电联车,还有公共汽车,既便宜又快捷』

  套房到了,两人均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停好了车,进房。

  美芬摆出小女人的姿态,依偎在介中怀里,说:

  『78天了,你已经有78天没到这里了,我好想你呵』不禁流下了眼泪,想到这一阵的委曲和辛苦,不禁放声大哭。

  『好了,不要哭了,我不是又来了吗,我也好想你呵』将美芬搂在胸口,低头替她舐去了泪水,轻轻地吻她嘴唇。

  美芬大口回吻介中,一直吸他的口水,介中上了一天课,口乾舌躁,不比以前在银行上班,养尊处优,津津不绝。她也感觉到介中这两个月,生活得其实很困苦,不禁又流泪哭了。

  『叫你不许哭,怎么又哭了,再哭我要生气了』

  情侣久不见面,二人褪去了衣物裸裎相见,介中抱起美芬冲了澡,把她放在床中,缓缓地爬到她前方,一挺大屌就肏将起来,她本来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将她绑在床上大力地蹂躏一番,不免有些失望,但想到来方长,也就欢喜地努力配合,介中最近忙于生活,疏于练习,不多久就缴卷离场,美芬仍然一如往昔,替介中除去保险套,要用嘴帮介中清洁一番,突然发现,今天因为两人久旷床第,竟然忘了戴套,美芬想一想自己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不可能怀孕,不以为意。美芬故意绝口不提信用卡的事,她认为男人花心主要是钱多,钱多了才会找外遇,不能让介中有钱作怪。

  说什么介中也不愿搬到套房,他坚持要住在现址,美芬也劝不动,只得由他。介中变得更忙碌了,每星期週六,週日要去看妈妈,週一,週四晚上耍跟美芬做爱,一週五个工作日耗尽体力,要上课上到声嘶力竭,週二、週五要与秘密情人见面,只有週三安静一晚,美芬还希望增加週五一晚,不准。

  介中这个秘密情人新近才认识二个多月,还只在拍拖阶段,还不到入港程度,每次相会也仅是喝喝咖啡,跳个晚舞,吃个烛光晚餐,携手植物园散步的进度,她星期二、五下午介中课后,从鸟日坐高铁到台北,当天晚介中就送她再坐高铁回鸟日,不过介中已对她颇有动心之意。

  ***** ***** ***** *****

  介中教书的补习班,班址突遭房东收回,不得不结束,介中突然失业,不得不迁回七堵去住,美芬化了好大精力和财力才将补习班关掉,想逼迫介中搬回套房住,谁知介中搬得更远。

  美芬发现介中这几天更忙,原来他租了一间公寓,装上空调冷气,另起炉灶,召集一些原来班里的学生,搅起地下补习班的事业,

  有一天,介中正在热心的授课中,突然教育局的人员,会同警察前来取缔,但仔细查问学生,异口同声说介中还没收费,仅是试讲试听,没搆成犯罪事实,就没开罚单,教育局公务人员有一位是介中学长,暗中给介中一张字条,(检举人季美芬)这一切介中都明白了,原来开得好好的补习班为什么会被关掉,地下补习班才开始就腰折,损失了不少钱财,原来是枕边人老巫婆作怪,当面献笑脸,背后插尖刃。

  今天是星期四,美芬一人到了套房(他常说这里是砲房),久候介中不至,拿起电话拨介中:

  『我是黄介中』

  『你在那?今天是星期四,我已经到了,我等你好久了』

  『喔,我现在正在上课,你知道吗,教育局要抓地下补习班,我给他来个不定时,不定点,打带跑政策,让他们来抓,今天在西门国小借教室,明天在北区狮子会,叫那些报密狗肏的杂种累死』介中指桑骂槐,但想想不对呀,我不是在骂自己是狗吗。

  『今天是星期四,你究竟要不要来』

  『当然要来,今天十点半下课,下了课,还要将教室打扫复原一下,末班公车24:30,这样我25:00前一定赶到,不对,讲错了,是1:00前一定赶到』这一招香港的风月场所叫(晒鳖),就是要把性緻难捱的客人凉一凉,今天介中用来对付美芬,她听了凉了半截,就知不晓得那一个关节出了差错,小怨家是聪明人,发觉了,要补洞了,怎样才能让他消气呢,好吧低低头,逗他欢喜一下吧:

  『今天你太辛苦了,不要来吧,后天星期六,我们去北投洗温泉吧,我们上午去,在那里休息一整天,随你发落,我来订房』

  『好吧,那后天再连络,拜』美芬听到手机中传来二声大卡车的喇叭声,挂掉电话还是听到同样的声响,知道介中就在附近,不肯前来见面而已。

  ***** ***** ***** *****

  星期六上午十点,介中和美芬已在旅店镜房,一般人订房都是中午一点,到翌日中午十二点,但订十点开始的人很少,美芬家里是开银行的,不太在乎。

  介中的想法是要美芬掏钱,投资开补习班,自己开的补习班,你总不能来破坏吧。

  美芬今天喷了香奈儿五号香水,做了头髮,她的想法是,不要介中有一个固定工作,閒閒莫代志(閒著没事做)整天随传随到,澈澈底底做一个小白脸,这个也是她色迷心窍,一相情愿,介中大学硕士,身强体壮,面清目秀,五官端正,岂能永作胯下之臣。

  今天介中将美芬放进春凳之中,绑得特别紧,两腿分得特别开,好像要严刑拷打一番,美芬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操控之手不在女方,只得靠介中善意发落,介中今日使坏,你破坏了我的教书梦,我要你尝尝我的厉害,他在戴套前,先在鸡巴上喷了一层麻醉剂印度神油,插入了在美芬体内,美芬床叫不断,高兴得不得了,『噫!呀!. . . . . . . . . . . . . . . 喔. . . . . . . . . 』

  『鸣!啊!. . . . . . . . . . . . . . . 哇! . . . . . . . . 』

  美芬四肢全不能动弹,连迎送都不能。

  一口气肏了十五分钟,美芬淫液冒得一大堆,只听得二人胯下『咕滋!咕滋!咕滋!咕滋!』不断。

  介中愈肏愈勇,又继续肏了十五分钟,美芬早己连叫声都没了,淫液也少了,奄奄一息,介中才喷出一堆小小泡的精液,把美芬放了出来,四肢被绑地方都是一条红印。

  美芬奄奄一息,还是想要帮介中舔淨鸡巴,介中怕印度神油被发觉,拒绝了她的服务。

  昨夜一直失眠,现在睡在镜床上,美芬已经累得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了,介中还在游说她投资办昇学补习班,不多久她竟然有些打呼睡著了,介中不死心,开始玩弄她的乳房,摸、揘、挤、吸,旋,齿啃,招招用尽,她还是好似睡美人没遇到王子般睡不醒,介中实在无聊,抱著她竟也睡著了。

  下午两点,二人都醒了,叫了餐在房里用了,早上那次做爱,馀韵犹在,二人都没想做,就躺在床上互抱著聊天,介中还是推销他的投资计划,美芬还是绝不鬆口同意,亳无交集。

  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第二天介中又失踪了,这一次连高曼珍也找他不到。

  美芬找了二个月,透过他的友人、同学、学生,一一搜寻,但他深深潜入人海,澈底消失无踪。美芬怀疑他已经出国,利用债务告诉,透过法务系统侦查,据查此人尚在国内,并无出国纪录。

  暑假到了,仍无介中消息,美芬已经绝望了,对找到介中不抱任何希望,那天,有一则晨间电视新闻,一名屏东海滩救生员在巨浪中,奋勇救起一对溺水夫妇,美芬发现那名救人英雄居然是她朝思暮想的情人介中。美芬立刻搭机南下,借了分行司机和车辆,直奔电视所说的屏东海滩,讯问之下,才知昨天救人的英雄,竟是积欠永森银行钜款的通缉犯,刚才警车来逮捕押送归案了。美芬急得险些昏倒。立刻驱车赶到屏东警局,警局说已由警备车解送案发辖区台北刑局,事情发展到此一地步,美芬只有返回台北,要法务部门赶快撤消告诉,将人弄出来,法务部门回来禀告”人已被别人现金保,保出去了”

  再查保人者竟是香港李嘉成(不是诚)财团财务长。美芬心疲力竭,竟然晕倒在办公室,经送自家医院急救,虚弱地躺在头等病房,看著天花板发呆,进来二位粗壮的女看护工,将美芬移到特等病房,房中已放了多盆花篮,护士进来,对美芬说:

  『恭喜经理,快五十岁还能怀孕,要好好照顾自己呵』

  『哎呀,介中你真是我的冤家,我要怎办才好呢?』美芬想到以后怎样面对介中,孩子的爹。

  下午,父亲和弟弟一起来看美芬,都很高兴,惟一担忧的事是失智的女婿,生出来的外孙智商会不会有问题。

  ***** ***** ***** *****

  出乎意料,今天下午,介中本人带了鲜花,来探望美芬,他西装毕挺,还留起鬈髮,神采奕奕,笑容满面,跟美芬道别,说要到加拿大去,当他准岳父的一个银行的分行经理,下星期就要结婚出国,携眷上任,美芬委屈地说:

  『你不要我啦,我是真心爱你的!』

  『谢谢你爱过我,但无法消受你的爱,你爱得我几乎身败名裂,我实在消受不了!』

  『介中,我知道我用的方法错了,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结婚吧』

  『季经理,你认为我们可以结婚吗?你曾见过我妈,你比我妈还大上二岁呢,但我给你留了一个记念品』介中微微地鞠了半个躬,走了。

  美芬喃喃自语道:『介中,我知道我的方法错了,但我是真心爱你的!不要走吧!』介中已经下了医院的电梯。

  ***** ***** ***** *****

  星期六,女儿翔娟从乌日从搭高铁从台中来台北医院探望妈咪。美芬发现女儿丫手脚均有绳索綑绑的淤血痕,又发现她小腹也已微微凸起,想起了介中的话,

  『. . . . . . . . . 但我给你留了一个记念品,喔 !该死的. . . 』

  美芬将终身看到,介中留给她的二件记念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