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人妻熟女 人妻调教

人妻调教之前后-五=(完)

人妻调教 阿海 6659 2019-07-04 17:45

  正木没有再来,但不表示两人的关系已结束。 发生那次的事以后,两个

  人更继续幽会到现在。

  开始时是利用旅馆。 有夫之妇和单身而且是丈夫之好友偷情,有强烈的

  罪恶意识,也就更疯狂的做爱。

  绫子并不爱正木, 可是还会陷到此一地步,完全是为了正木的态度和性

  交的作风。

  他的行为是男人的凶猛, 加上把女人的虚伪一件一件脱落,使身心为之

  赤裸,从而享受其中快感。

  还有……绫子最迷正木的, 不是发生在旅馆,而是第一次进入正木的房

  间里时发生的。

  那个公寓房间宽敞,分为工作室和私人房。

  他的私人房整理得一丝不苟, 虽然只有一间,但用家俱和万年青等区隔

  成卧房、客厅、餐厅。

  「你的房间很美。」

  绫子坐在沙发上喝著正木泡的红茶说:

  「你为什么不结婚呢?」

  「想知道吗?」

  「当然想知道。因为你不像讨厌女人的人。」

  「这是在挖苦我吗?」

  正木苦笑道:

  「那么我告诉你 1,我的答案是,我只对有夫之妇有兴趣。」

  「那是不好的兴趣。」

  「对,是非常不好的兴趣。」

  「那么,是不是和我以外的有夫之妇也做出这种不好的事呢?」

  「我希望是那样。 但说实话,你是第一个有夫之妇。所以只对有夫之妇

  有兴趣。」

  看到正木正经八百的这样说,绫子感到困惑。 这种说法,简直像爱情的

  告白,但心里也很受用,就想更多听听你说什么。

  「那么,以前的对象都是年轻女人吗?」

  「差不多吧。」

  「你这样的女人,为什么找我这个有夫之妇呢?」

  正木点燃一根烟,向天花板用力喷出去。

  「有两个理由。 第一个,因为你是有夫之妇。俗话不是说一盗二婢吗?

  还有一个就是你太有魅力。而最重要的是………」

  正木说到这儿,把嘴凑近绫子的耳边,特意用悄悄话的口吻说:

  「因为你好像特别喜欢那个。」

  「你这个人太过分了。」

  「可是,真的是如此。」

  「不要说了………」

  绫子瞪一眼正木。 正木用双手抬起绫子的脸颊接吻。舌头伸进来时,绫

  子感到羞赧,但心情更兴奋,不由得也用舌头迎接,还发出甜美的鼻音。

  「你是喜欢那个吧。」

  正木离开绫子的红唇。

  「那个是指什么?」

  「你别装蒜了。那么我来告诉你吧。」

  正木又把嘴靠近绫子的耳边,把性交的俗称说了出来。

  「不要………」

  绫子用娇柔的声音说,同时感到身体火热。

  绫子很怕听这句话。 绫子本人知道这件事,是经过杏子介绍的男人们,

  和他们玩虐待狂游戏之后。

  尤其是正木, 他在性行为中,会常说出这句话,说绫子的那里有吸引力

  ,或有蚯蚓在蠕动。 不但如此,还要绫子也要说出这句话,绫子说出来时,

  就会兴奋得快要泄出。

  和丈夫结婚至今,丈夫在性交时,从未说过这种话。 始终是默默进行,

  把这种事情告诉正木,正木好像很惊讶。

  「你不是喜欢吗?」

  正木用嘴唇在绫子的耳垂上摩擦,轻声的声音,同时把手伸入裙内。

  「喜欢…………」

  淫猥的气氛使绫子的声音有些沙哑。

  「喜欢什么?」

  「肏穴…………」

  绫子说出时,全身立刻变成一团火。自己都能感觉出从阴唇溢出蜜汁。

  「这就对了。今天,要教你这个喜欢肏穴的太太很好玩的游戏。」

  正木露出有意的笑容,要求绫子当场脱衣物。 绫子有些犹豫,从窗户射

  进来的阳光使室内很明亮。 可是看到正木脱衣服时,绫子也就背著他开始脱

  。正木要她全身赤裸,绫子就把最后的三角裤也脱下去。

  「把身体转过来吧。」

  听到正木的要求,绫子用手掩乳房和下腹部后转过身去。

  「真漂亮。」

  此时的正木也是赤裸。胯下物已勃起。

  「不要这样看嘛…………」

  绫子羞得低下头。

  绫子对自己的肉体深具信心。 柔滑白皙的肌肤,不大不小的乳房,稍向

  上翘的乳头, 没有一点赘肉的细腰,美丽的双腿曲线……正木以摄影师的眼

  光也会赞美绫子的身体。

  此时,意外的听正木说。

  「你把双手绕到背后吧。」

  绫子抬起头时,感到惊讶,因为正木的手里拿一条绳子。

  「有没有绑过…………」

  绫子无法说出曾经被绑过的经验。 正木看到又低下头的绫子,以为她受

  到惊吓。

  「夫妻间的性交很少用的,当然这是第一次罗。」

  正木说完,来到绫子的背后,把她的双手拉到后背上。

  「这是…………」

  「这是游戏。虐待狂游戏……至少听过这件事吧。」

  「啊…………」

  绫子不由得发出哼声,做出表面上的抗议。 双手被结结实实的綑绑,而

  且在乳房的上下也用绳子綑绑,使乳房更突出。

  身体被綑绑的感觉,使得心里也产生难耐的骚痒感。 已经知道这种快感

  的肉体,立刻出现被虐待的甜美感。

  「怎么样?第一次被绑的感觉…………」

  「不要………」

  绫子羞得弯曲一只腿掩饰下腹部。

  「绝大多数的女人被绑时就会感到屈辱和不满, 这也难怪,只要这样被

  绑起来后,要如何处理全看我的了。」

  「你要怎么样呢?」

  绫子内心里很兴奋。

  「这个嘛……首先要你发誓做奴隶吧。」

  「奴隶…………」

  绫子倒吸一口气。看到正木从沙发下拿出骑马用的皮鞭。

  「这是说你已经是我的奴隶。调教奴隶的第一步就是用这个皮鞭。」

  「不要粗暴…………」

  绫子想不到正木会要求做虐待狂游戏。 哀求的同时,绫子的心里兴奋得

  怦怦跳。 自从以应召女郎般的方式经验过虐待狂游戏的绫子,从此以后就忘

  不了被虐待的快感。

  正木要绫子跪在他面前,把肉棒含在口中,表示这是做奴隶的仪式。

  绫子故意做出犹豫的样子,正木手上的皮鞭立刻飞过来,打在屁股上。

  「啊…………」

  绫子兴奋得跪下。

  正木的肉棒呈半勃起状态,因为双手被绑不能用手。 侧著头伸出舌头在

  龟头上舔,然后含在嘴内。

  正木静静地看著绫子。绫子闭上眼睛,一面用舌头舔,一面摆头。

  肉棒在嘴内很快便膨胀,几乎要碰到喉管。 觉得头昏脑胀,下半身开始

  火热,不由已的淫荡的扭动屁股。

  「嘿嘿, 这样舔男人的肉棒扭动屁股的女人就是好色的,我就是喜欢这

  样的绫子。」

  听正木如是说,绫子更觉得自己是好色的淫荡女人,于是更加兴奋。

  「可以了,做奴隶的誓言算通过了。」

  正木让绫子站起来。

  「我要给你奖品,想要什么呢?」

  正木一面说,一面抚摸绫子的屁股。

  「你的………」

  绫子大胆的用自己的屁股在正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

  「这个还不行,因为调教还没有结束。」

  「可是,我已经照你的话做过了。」

  绫子故意用抗议的口吻说。

  「很漂亮的屁股,一定会喜欢皮鞭。」

  正木说完就把绫子拉到床上,让她俯卧后双脚也绑在床上。 绫子的双腿

  形成八字。

  「啊……不要打我…………」

  绫子领悟到会用皮鞭抽打,兴奋的哀求。 因为她已知道,这样会更煽动

  男人的虐待狂欲望。

  听到抽打的声音,屁股感到疼痛,绫子发出哼声,同时扭动屁股。 可是

  身体被绑,不能如意的扭动,只能像小波浪般起伏。

  皮鞭连续抽打。 每一次绫子都发出哼声扭动屁股。感到屁股火烧般灼热

  ,但无法解决。

  「你这样扭动屁股做什么?」

  正木嘲笑的说著,用皮鞭的尖端在屁股上摩擦。

  「不……还要…………」

  绫子忍不住把屁股抬高到最大限,迫不及待地扭动。

  「你好像热起来了。」

  正木再度挥动皮鞭。热……屁股好像有火在燃烧。

  「不行啦……饶了我吧…………」

  绫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与此同时,身体产生难以克制的颤抖。

  「唔…………」

  发出哼声的同时,全身挺直,高潮感占领肉体。

  「你好像泄出来了。第一次就这样,你是有被虐待狂的体质了。」

  正木多少有些惊讶,在火热的屁股上抚摸时,绫子感到很舒服。

  正木的手摸到阴唇。

  「流出来的真多,像尿一样,连床单都湿了。」

  说些让绫子害羞的话,还继续玩弄花瓣。

  此时,正木解开綑绑双脚的绳子,使她仰卧。

  立刻又把她的双脚綑绑。

  绫子这一次感到慌张, 双膝分别被綑绑,然后把绳子拉到枕边的床架上

  拴住。

  「啊……不要…………」

  形成这样淫邪的姿态,羞耻感使绫子的声音沙哑。

  「这样子真好看。」

  「啊……不要看…………」

  绫子把脸转过去。

  「受到这样的欣赏,觉得不错吧。」

  产生快要昏迷的感觉。 正木的声音好像从水里传出来。阴户上感到刺一

  般的视线。花芯不由得抽搐。

  「这时候你会怨恨那条绳子吧,这种綑绑的美妙感觉会上瘾的。」

  正木说的话好像咒文。他的手又把花瓣向左右分开。

  「哟,过去没有注意到,原来在这种地方还有黑痣。」

  听到正木惊讶的声音,绫子也向自己的阴户看去。

  「看吧。在花瓣的内侧。」

  的确在湿濡的粘馍上, 有直径二、三厘米的黑痣?绫子本人也不知道那

  儿有黑痣。

  「这是好色的痣。」

  正木一面说,一面抚摸阴核。

  绫子心想我是好色,所以才适合和你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强烈的快感使绫子发出哼声,忍不住扭动屁股。

  绫子看著咖啡滚动的气泡,在心梩想:

  丈夫一定不知道我那儿有一颗黑痣, 而是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现……这件

  事足以表示我们夫妻几年来的生活状态。

  丈夫还在书房里检查出差的资料,还没有从书房出来。

  正木巧妙地玩弄阴核,使绫子难以忍耐时,奇妙地说:

  「是不是想要这玩意了呢?」

  那是有大小二个突出物的成年人玩具……电动假阳具。

  绫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大的突出物是模仿阴茎的形状,旁边有小的

  突出物,像小熊。

  正木打开电开关笑著说:

  「这个大的是对肉洞, 小熊是对阴核,两个同时受到刺激,所以棒极了

  。」

  绫子倒吸一口气。

  电动假阳具发出低沈的马达声。 阴茎型的扭动头部和腰部,小熊也同时

  振动。

  这个东西插入后曾发生什么情形,不用说也明白。 以是这样看身体就会

  颤抖,觉得阴唇也在抽搐。

  正木用假阳贝顶在湿淋淋的花芯上,慢慢插入。

  自从假阳具碰到那儿的刹那,绫子就叫出声音来。 阳具在身体里旋转扭

  动,产生微妙的振动。身体里不由得产生强烈性感,忍不住发出淫声浪语。

  加上刺激阴核的振动感, 产生火烧般的快感,和肉洞里的快感连成一体

  。绫子发出惨叫般的声音,疯狂般的扭动全身。

  不知泄了多少次, 感觉已麻痹,但相反地只能知道泄出的感觉,此时,

  连呼吸都感到痛苦。每一次都忍不住喊叫「要死了……要死了………」。

  到最后,已经不是快感,而是痛苦的感觉。 假阳具终于停止拔出去后,

  仍旧留下强烈余韵,身体不停地抽搐。

  「你是第一次,大概过分刺激了。」

  正木含笑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 半昏迷的状态,从他的手指的感触醒

  过来。原来他在爱抚肛门。

  「啊…那里不要……」

  绫子说著,身心依然感到狂热。

  手指慢慢侵入。 刹那间感到窒息,手指在肛门内蠕动,呼吸自然的变急

  促。和普通的快感不同,给予人一种困惑之感。

  「怎么样?这种感觉也不喜欢吗?」

  「不……啊……身体觉得怪怪的……我该如何是好呢…………」

  「是好吧?」

  正木这样问时,绫子立刻点头。

  「那么,就在这里试试看吧。」

  绫子非常兴奋的又点头答应。

  正木首先解开绳子,让绫子采取狗爬姿势。

  绫子放松腹部肌肉,挺高屁股。 根据过去的经验,知道这样更强调屁股

  的成熟美,能煽动男人的欲火。而且绫子本身对这样淫荡的姿势会更兴奋。

  此时,正木插进来,不是肛门,而是前面。 刚经过假阳具的刺激,现在

  对男人的真正阴茎感到非常温顺。

  「啊……真舒服……好…………」

  正木的动作使绫子陶醉,不由得说出真实的感触。

  「那里好呢?」

  「阴户…………」

  绫子对自己的回答也增加兴奋。

  「真是淫乱的太太。」

  正木在绫子的体内扭动阴茎。

  「都是你……啊……好…………」

  这样哭著表示快感时,正木从绫子的身体里拔出去。

  然后, 正如绫子的期盼,正木的手指摸到肛门,一面涂抹乳膏之类的东

  西……可能是凡士林……一面按摩。

  肛门在抽慉中逐渐松弛。 全身受到揉搓的感觉,同时肛门会受到奸淫的

  被虐待狂的期待,使绫子不由得扭动抵高的屁股。

  正木用阴茎对正那里。

  「要轻一点…………」

  「有夫之妇说的话倒像个处女。」

  正木的龟头侵入。

  绫子抓住床单呻吟。 没有感到疼痛,那里经过扩张和插入的感觉,好像

  是兴奋度的仪器,达到最高点后失去效用。

  很快便达到性感的最高峰, 不过,和前面的阴户产生的感觉不同,一种

  将要达到高潮感前的身心都极度昂奋的状态……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

  当正木慢慢开始活动时,绫子已失去正常的状态。

  「啊……好……身体怪怪的……快要疯了…………」

  那正是疯狂状态, 一如正木所言,觉得自已像只母狗,至于后来的情形

  已记不得了,只是觉得嘴里说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肛门性交能使女人产生强烈的淫荡快感。

  「关于正木的事…………」

  丈夫从书房走出来,和绫子面对面喝咖啡时,像忽然想起来似地说:

  「不愿意的话,可以拒绝。」

  绫子放下咖啡杯看丈夫。

  「你说是我的关系吗?」

  「不是这个意思。但你不愿意也就没有办法了。」

  「这样子不像你平常的作风。」

  「为什么……」

  「如果是以前的你,就不会拒绝正木先生来家里的吧。」

  「怎么回事? 你好像在闹别扭。」

  「我没有闹别扭。」

  绫子感到慌张,但做出不在意的样子转过脸去。

  「算了,关于正木的事,等我出差回来再说吧。」

  正木的事……丈夫这句话使绫子感到震骇。

  担心丈夫发觉她惊慌的样子, 急忙看丈夫时,丈夫根本不在意绫子会有

  什么样的反应。

  此时,丈夫拿起电动刮胡刀开始刮胡子。

  那种电动声,使绫子想起昨天和正木的痴态。

  昨天在他的工作室……在丈夫来之前……被綑绑后用电动假阳具玩弄,

  而且同时在阴户和肛门内插入…………。

  正如正木说的「调教」, 绫子的身体经过他的开发,已不讨厌这种行为

  ,而且还会要求。

  事后正木拿来相机说是要拍照。

  绫子怕留下外遇旳证据而拒绝。

  此时,正木表示不照脸,只照身体,而且只照那个部分,做为纪念。

  也许是受到电动假阳贝的玩弄, 身体里仍有余韵之故,绫子答应正木的

  要求。照相机是不会留下底片的拍立得也是原因之一。

  在正木的要求下,赤裸的坐在沙发上,大胆的分开双腿。 正木把相机靠

  在胯下,按快门。

  在此瞬间,下体一阵搔痒,自己也感觉出淫液从里面流出来。

  「噢,流出来了……照相也很刺激吧。」

  正木说的没错,觉得镜头像凝视那里的眼睛。 按下快门的声音,变成被

  舔或爱抚的感觉。

  正木又命令绫子用手尽量分开花瓣。 绫子依言行事,那种无耻和视奸的

  刺激,更使她兴奋,陶醉在目眩的快感之中…………。

  「你怎么发呆了?」

  听到丈夫的声音,绫子醒过来。不如何时,电动刮胡刀没有声音了。

  「没什么…………」

  绫子慌忙的想拿咖啡杯去厨时,丈夫突然抓住她的手。 过去从末看过这

  样严肃可怕的表情。

  「你…………」

  绫子感到害怕。

  被站起来的丈夫抱紧,强迫性的接吻,听到咖啡杯落地破碎的声音。

  绫子发出哼声。

  丈夫把舌头伸入嘴内。 和绫子的舌头缠绕。用力吸吮舌头,舌根都感到

  疼痛。丈夫就这样把绫子压倒在地上。

  「啊…不要………」

  绫子紧张而惶恐。 丈夫默默地撩起围裙和裙子,粗暴的脱掉裤袜和三角

  裤,又用力分开双腿。

  「这…………」

  绫子不由得别过脸去,触到外面射进来的强烈阳光,感到一阵头昏。 丈

  夫的手指拉开阴唇。

  「不要这样!」

  绫子的声音颤抖,拼命扭动屁股。

  「在这个地方有黑痣…………」

  做梦也想不到丈夫曾说这种话。

  难道是……绫子紧张得有些目眩。

  「过去一直都不知道…………」

  丈夫自言自语,然后用舌头舔。涌出甜美的搔痒感,绫子的下体跳动。

  和过去的丈夫不一样……。

  过去也舔,但没有这样执著和贪婪的用舌头在那儿玩弄。

  绫子很快就开始啜泣,扭动屁股,达到高潮。

  丈夫仅使了半身赤裸就立刻插入,然后是抽插。 过去从未有过如此粗暴

  的行可是,没有正木的那种享受感,只有匆忙的动作。

  虽然如此,绫子还是有性感。 疏远很久的丈夫的性器,并没有在中途萎

  缩,使绫子达到性高潮。

  「啊……好……一起吧…………」

  绫子抱紧丈夫,挺起屁股,丈夫又用力抽插。绫子感到第二次高潮。

  「我要射了!」

  丈夫的声音使绫子又泄一次。

  精液喷射在身体深处,感到性高潮的余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