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乡村故事 > 农家表姐
农家表姐 小浩
0.60万 字 总点击 10069 推荐票 72

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的事情,那年暑假放家回来,由于家在南部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叔(算是远亲了)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干不了什麽活只能呆在家裡或偶尔作点家务。姑姑外出打工,刚结婚的表姐夫外出学习一年,表姐由于刚结婚还没来得急要孩子,就回家帮忙干农活了。于是我就得经常替表姐帮忙干农活了,这也导致事情的发生,其实我也愿意帮表姐干活。

书友评论
作者作品

优衣库真相

到朋友家洗澡遇上朋友的姐姐

喝醉的表嫂

骚表妹和她的朋友

那令人意外的一夜

我的老師

我与冯芸老师

少年张扬

我亲爱的大姐

偷媳

我和我的大姨子

佳祺的处女争夺战

忍不住强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迷姦亲生妹妹

高中女友小雯

母子销魂

我的丝袜淫女

失控的母爱

女友与女友姐姐

艺校淫荡娃

无止尽的强姦嫂子明敏

女大学生被强暴

帮朋友的妹妹开苞

我从计划到成功与妈妈乱伦的详细过程

勾引大学生

母亲介绍大肚阿姨给我操

过客

偷情母子

姐姐的朋友

网友轮姦

逼姦年轻阿姨

我和表妹糖糖的不伦之恋

对窗的老师

内媚妈妈与我

嫂子的性事之浴室春情

危险的游戏

三人行必有我师

薇薇的處女

堂姐诱惑的黑丝袜

姊姊的淫水

相姦熟母的体罚

小学老师妈妈们的爱

小姨新婚夜和姪子偷情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

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强上了穿制服的女骗子

我的同性恋妹妹

禽兽教师强姦伴娘

处男的第一次

我的处女之身给了谁

家庭教师的意外收获

诱奸丰满老师

美丽人妻学姐的乳汁

大胆学生轮姦女老师

骚表妹和她的朋友

迷姦我的女学生

美妻家教

同学聚会

凌辱校花

女友的性福生活

淫荡的二堂嫂

大嫂的美穴

偷舔哥哥的肉棒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

女友一家的乱伦

小姨情深

乱伦的狂涛

淫欲女室友

妹妹的丝袜

珍惜把第一次給你的女孩

美熟妇女佣

小姨母女淫水满天飞

停车场强姦案

按摩姐姐白嫩的脚掌

补习班的女老师

雨夜迷情

出差

寂寞的小姑姑

和妈妈的不伦欲恋

农家表姐

一次微妙的旅行

最刺激的女友家做爱

娇妻淫梦

半夜的泳池

可爱的学姐

新潮女老板

美姐驯服计

诱姦妹妹

落药操老师

强姦女教师

邪念成真—真实迷姦亲姐姐

阿姨与外甥

同类推荐
  • 乡村御医

    作者 : 凯旋

    虽然只是小村医,可是手里绝活多。手中银针解病痛,随身肉针送欢乐。能送子,可塑身,会针灸,会按摩。你有千般病痛,我有万种法门,身怀御女奇术,乡村御医难得。 美艳少妇,纯情村姑,熟女镇长,寂寞湿姐;胸猛警花,江湖侠女,饥渴官太,极品萝莉,任你千娇百媚,自然宽衣解带,管你奇难杂症,我自手到擒来。 嗯,请脱下衣服,不要怕,在医生眼中病人是没有性别的。 我靠!你这是侮辱我的医德! 哦……靠,你怎么可以侮辱我哦……的医德? 本书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乡村乱情

    作者 : 凯旋

    虎仔一见,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压到在她的裸体上,双手抓住她前X那对柔软无骨的N子上又M又抓,早已坚硬的‘Y具’找到了那个已很湿润的‘R洞’很顺利的一下子C了进去。

  • 童身

    作者 : 安迪

    处女嗜好之所以产生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古人对于“童身”特别迷信,认为和童男、童女性交能驻颜养生。

  • 美丽的新娘

    作者 : 安迪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偏远的地方总是有著很特别的的习俗,这个大山深处的村裡闹婚的习俗就是远近闻名,每当一对新人喜结良缘之时,同村的青年都热衷来闹洞房,他们在闹洞房时会玩有些离谱的游戏,因此新娘被佔便宜,甚至遭猥亵都是很可能的,这个习俗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的,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陋习,但是个人也很难改变,这个习俗就这样代代传了下来。

  • 乡村欲爱

    作者 : mark

    本小说由作者真实经历改编! 乡村欲爱,留守少妇 ...... “额,用力,快用力,快快·····啊啊····” “啊”,两声高昂的尖叫,回荡在林中,两人同时达到顶点。 男的压在女的身上,大口喘着气,女的则一脸满足,白褶的肌肤泛着红晕,双眼微闭,眉毛时不时颤动一下,好像犹豫未尽。 “好了,起来吧”,过了一会儿,女的睁开眼,对压在身上的男的说道。 “哦”,在男的动身把身下巨物从洞中抽出的刹那,女的又发出舒服的呻yin。 一阵悉悉索索回荡在林间,不一会儿,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男的身材魁梧,浓眉大眼,一身衣服洗的发白,裤腿半卷着,脚下一双快要磨破的布鞋,典型的乡村大汉,女的则身材还算牵细,看起来并不觉得臃肿,脸上几点雀斑,皮肤泛黄,没有颈下的白。 “翠花,这次感觉怎么样”